首页 >> 最新文章

城镇化大战略带来大变革陈明章

2019-10-09 11:47:34 陈明章    

“坚持走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着力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发挥城市对农村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良性互动。”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加快推进城镇化要求,在代表委员中引起热议。

城镇化引爆内需的巨大引擎

“城镇化,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最大亮点。它有利于刺激消费,带动投资,是扩大内需的巨大引擎。”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辜胜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民建中央在关于推进农民工市民化、促使城镇化协调发展的提案指出,目前中国的城镇化率还不到50%,据有关专家估算,城市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将新增投资需求6.6万亿元,能够替代10万亿元出口。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农民进入县城,要房子,要马路拓宽,需要水电,学校,文化等服务设施。这一点上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比中国更大的城镇化建设工程。

辜胜阻强调,城镇化发展,尤其是加快发展中小城市和县城的城镇化战略是我国最大的内需所在。推进城镇化发展有利于大批农民进入城市,变农民消费为市民消费;有利于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改善农村消费环境,使农村潜在的消费需求变为现实的有效需求;有利于加快城镇的交通、供水、供电、通信、文化娱乐等公用基础设施建设,给建筑和房地产市场带来巨大需求,并带动多个相关产业的发展。

城镇化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突围

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出,要把解决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逐步在城镇就业和落户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放宽中小城市和城镇户籍限制,推动有条件的城市允许有稳定职业和收入的农民工及其子女转为城镇户口。

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罗富和说:“户籍制度只是改革的第一步。”长期以来,城镇户籍都是老百姓享受城镇公共服务的前提。户籍管理制度只是打破坚冰一角,与户籍挂钩的就业、工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住房等制度改革,在消除城乡二元结构的体制性障碍方面要逐步取得突破。

然而仅给农民户口、住房与社保是不够的,必须要解决他们的创业资本或者就业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黑河市市长张宪军说:“没有产业的城镇化就没有灵魂,很多城镇都是在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张宪军代表建议,大力发展县域经济,依托城镇布局产业园区,加强城镇化产业支撑,促进城乡经济共同发展。

随着城镇化的进程,一些体制性障碍如土地制度、金融体制也亟待破题。民建中央的提案中建议,要充分利用土地资本化红利,解决进城农民和创业农民工的资金问题;放宽民间投资的投入,创新城镇化筹资机制。张宪军代表说:“国家应加大对农民向城镇转移的资金支持,在小城镇建设上制定相应的税费等优惠政策,同时在资金和项目上促进小城镇的产业发展。”

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的良性互动

来自江西赣州的廖丽萍代表长期在基层工作,对城镇化有着更深刻和直接的体会“农民从村里到镇上,再从镇上到县里,这收入变化可就大了!”廖丽萍代表说,农民收入越来越高,各个村的新农村建设也红红火火。

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是密不可分。城镇化需要从农村大量吸纳二、三产业从业人员,新农村建设需要把更多的农民转移到二、三产业中去。加快新农村建设,为城镇化推进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之源,城镇化的加速发展反过来又为新农村建设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从廖丽萍工作过的小镇,可以看出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的良性互动正在逐步形成。廖丽萍代表说:“光靠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农民的增收空间还有限,要让更多农民进城,转变成‘新市民’,转变成城镇居民。你看我工作过的小布镇1.6万人,有3000多人在外面打工。一些打工者积累了资金,回到家乡创业,搞规模种植、规模养殖,一年就能增加10万元收入;也有一些人在城里务工就落脚扎根在城里了,有的还做起小生意,收入大大提高了。”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工商联主席李卫华说,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应协调发展,解决好城乡一体化问题。城镇化进程如果不能解决农民的就业和转移问题,不能使农民享受改革发展和城市文明成果,就偏离了正确方向;新农村建设如果没有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机制保证,没有城镇化进程的带动,也难以收到预期的效果。

城镇化大战略下的冷思考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说:“城镇化重点加强的是以县级市为主的中小城市和近2000个具备相应基础设施、就业条件的重点镇,而不是遍地开花。如果不区分重点,没有科学合理的规划,城镇无论大小一哄而上,必然造成土地资源严重浪费,加剧城市建设用地和保护耕地的矛盾。”

蔡继明委员告诉记者,城镇化进程中还存在制约因素,一是政策支持不到位,重点镇在城乡统筹发展中处于“不农不城”的政策真空地带;二是缺乏科学规划和有力引导,一些城镇一味谋求空间扩展,造成大量建设用地无效使用;三是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严重不足,城镇集聚与辐射功能难以发挥;四是产业发展滞后,就业渠道狭窄,难以吸收农村剩余劳动力。

李卫华委员指出,应严防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被城镇化”的现象。城镇化使大量农民失去土地,但这部分农民只是户口变成了城镇户口,住房变成了城镇住房,他们的就业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部分农民并没有真正地被城镇化。

不少地方政府都把推进城乡土地统筹作为突破口,通过大规模开展土地整理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以解决小城镇建设“缺钱”、城市发展“缺地”的矛盾。然而在实践中,一些地方的城镇化“变味”成了大拆大建和圈占土地运动,出现了违背农民意愿侵害农民利益的情况。厉以宁说,城镇化过程中要把保障农民权益放在首要位置,城镇化进程中最容易受伤害的是农民权益。

液压强度要求试验机

气雾罐(灭火器)压力爆破试验机

变送器压力交变测试台

净水器水锤试验机价格

友情链接